<legend id="ve1y6"></legend>
      <span id="ve1y6"></span>

      <track id="ve1y6"><i id="ve1y6"></i></track>
    1. <ol id="ve1y6"><output id="ve1y6"></output></ol>

      帽子峰下詩意濃——讀鐘啟?!蹲诖猴L里》

      韶關日報 馮春華 2023-09-17 11:03
      A+A- 

      認識鐘啟福是在一個春天里,他走進五月,把他的熱情、爽朗帶進了小屋。他以一個校長的睿智、坦誠、謙虛和好學,讓桂老師和詩友們很快喜歡上了這個五月“新人”。而真正讓詩友記住他名字的,是他一首《四十年,我們從春天走來——紀念改革開放40周年》獲韶關市紀念改革開放40周年全市詩歌競賽活動三等獎。對于他的獲獎,許多詩友們有點意外,畢竟他加入詩社不到一年,他懂詩嗎?但五月詩社歷來是不論資排輩的,誰的作品好,誰就有機會去競爭。鐘啟福,以他不凡的出手,出現在韶關的詩界了?! ?/p>

      參加活動多了,大家才知道,這位詩界新人不但是學校的副校長,還是中學高級數學老師。哇,詩友們驚嘆:數學人的思維、校長級別的思想,寫詩不出名都難。

      微信圖片_20230912002322(1749135)-20230917102606

      帽峰公園。伍葉攝

      春天詩興起

      鐘啟福所在的學校,在韶關有名的帽子峰下。帽子峰最初名為筆峰山,因其端如圓帽,后人習稱帽子峰,古有“筆峰寫云”之雅稱,歷來是登高遠眺,俯瞰韶城的游覽勝地。而山腳下的湞江區風采實驗學校,最前身是宋代的濂溪書院,后又稱為相江書院,1903年創建韶州師范。該校以韶關市標志性建筑“風采樓”之韻而命名為“韶關市湞江區風采實驗學校”。鐘啟福是這樣贊美自己的新學校:“如同一場戰略轉移/四中、七中、十中、韶師附小/各營吹響集結號/這是一場革命——由弱變強,化零為整/這是一場對話——四千余師生將敞開胸懷/譜寫教育的新故事/誰不為之動容/我的目光淌過這片沃土/把一座詩城攬入胸懷。”(《融合的新篇章》)  

      蘇麟曾有詩句:近水樓臺先得月,向陽花木易為春。學校坐落在風景秀麗的帽峰公園南麓,東西毗鄰湞江、武江,依山傍水。作為這間學校的副校長,鐘啟福在《開學第一課》中寫道:“站上講臺,沒有重申/課堂條條框框/沒有施加沖刺中考壓力/只是輕聲問:看見花園里的小草嗎?一雙雙眼明亮起來/我輕聲描述/微風一吹,它們抬起頭/它們不知道,自己就是春天。”從一線教師隊伍中成長起來的鐘啟福,在校園,用詩鼓勵學生,要從“減負”中聽到春天花開的聲音,從春天中融入讀書與生活的樂趣,要讓同學成為春天萌芽快樂成長的新時代學生。

      春雨灑心田

      走進韶關詩歌界的鐘啟福,在詩行中找到了一名數學老師的文學興趣,并將這種興趣像春雨一樣灑向學生的心田,培育出一枝枝向上茁壯的幼苗。而這種藝術形式,也正是五月詩社多年來開展詩歌走進課堂的活動再現?! ?/p>

      他的一首《讓學生看清楚》讓我們覺得意象一新:“陽光穿透玻璃/沿窗而坐的同學示意我/把講臺旁的窗簾拉上/我借機提問,為什么不同位置可以看見同一個字/物理科代表大聲回答——漫反射。”讀到這里,也就是一首平淡但融入物理課的詩,但詩中的最后兩句,讓整首詩有了升華“在每個角度,學生是否/把我看清楚。”這一刻,不禁讓讀者拍手叫好。這是一個自問自答式的句子,作為一名校長,一名教師,幫同學拉上窗簾,讓同學不受陽光影響,是一件很普通的事,通過這件小事,鐘啟福卻在反省自己:作為一間九年一貫制學校,學校是否做到讓學生對學習、生活和娛樂滿意?是否愿意和老師溝通?等等?! ?/p>

      文學是心靈的鏡子,也是時代的投影。鐘啟福將問題入詩,將詩帶進教學。他支持和組建了采云文學社,并給社員們上輔導課,他邀請桂漢標等名家給同學們講授寫作知識,讓同學們詩意地成長。2019年,在市委宣傳部、市社會科學聯合會的支持下,湞江區風采實驗學校和韶關市五月詩社研究會聯合舉辦了首屆韶關市湞江區風采實驗學校“續讀名家詩詞,銘記中華精髓”詩詞知識大賽,來自風采實驗學校、湞江區長樂中心小學、乳源八一小學等6支代表隊參加了大賽?! ?/p>

      俄國作家屠格涅夫說:“詩是神的詞句,詩未必只存在于韻文之中。詩到處洋溢著,凡是有美和生命的地方就有詩。”風采實驗學校,正是處處有詩意的地方。因為詩的存在,2020年,第二屆“續讀名家詩詞,銘記中華精髓”詩詞知識大賽繼續在這里進行,新豐回龍中學、乳源八一小學、仁化扶溪學校、仁化縣城北小學等7支代表隊參加了競賽,參賽隊伍更多,競爭更激烈,詩意也更濃。正像鐘啟福在《在詩詞中相遇》說的:“扶溪、八一、城北、風采/詩的種子/在優雅中相遇、競逐/一張張過濾網,把孩子們/從至善引向至美/我喜歡校園里有些陽光/孩子們便是陽光/我想在紙上田園種一季季莊稼/畫一冊冊山水/這場相遇,所有情感/找到了美麗恰當的表達。”孩子們是校園里的陽光,是一季季的莊稼,我們要讓這些莊稼,在陽光下健康成長?! ?/p>

      鐘啟福勉勵學生說:在低谷時,我們高唱李白“人生在世不稱意,明朝散發弄扁舟”;在高興時,我們吟唱杜甫“白日放歌須縱酒,青春作伴好還鄉”;在感慨人生時,我們讀蘇軾“人生到處知何似,應似飛鴻踏雪泥”;在憂傷時間的流逝時,我們想起蔣捷的“流光容易把人拋,紅了櫻桃,綠了芭蕉。”我們營造書香校園,讓優秀的民族文化滋養自己成長的歷程。

      春風詩味濃

      2020年,一個不尋常的春節,一場新型冠狀病毒肺炎,牽動著全國人民的心,也牽動著五月詩社詩友們的心。在這場沒有硝煙的戰“疫”中,那些前線可愛的人、感動的故事,感染著詩友們寫下一首首動人的詩篇,“以詩抗疫”,獻給奮戰在一線的工作者們。鐘啟福,正是“以詩抗疫”的一名倡導者和行動者。于是,在春天里,鐘啟福寫下了《春天的畫》:  

      “穿防護服的人,以白為底/畫下生與死亡的顏色/穿防護服的人,把他人/看得遠比自己貴重/整個春天,城里城外/穿梭著穿防護服的人/一樹樹櫻花那么美/一片片油菜花那么燦爛//他們用浸透汗水的防護服/裹緊一座座城/整個春天,我在讀/防護服背后的名字/整個春天/我想以白為底,畫天使的長發、眼睛和笑臉/重復著畫好一幅畫。”  

      這首詩,沒有武漢城中的緊張場面,沒有醫院里的爭分奪秒,只有春天里的白色、防護服,和一個個防護服背后的名字,這才是詩人眼中的詩意。還有如《特別的牽掛——寫給武漢,寫給白衣戰士》《寫下這個春天》《等春雨漲滿一條江》等一系列詩作,彰顯出鐘啟福作為一名詩人在抗疫中的思考與參與?! ?/p>

      古羅馬詩人賀拉斯:“僅僅有美,對詩來說是不夠的。詩應該打動人心,把聽從的靈魂引導到詩的意境中去。”我們期待,鐘啟福有更多的詩作,透過形象去反映現實的魅力,讓我們領略帽子峰下古韶州非同凡響的文化發展歷程和多姿多彩的粵北風貌,也讓我們看到五月詩人在40年的發展成長中一個生動的側影。

      [ 責任編輯: 李建群 ]
      下載韶關發布APP
      更多精彩

      韶關發布客戶端   簡介:提供韶關頭條熱點、時政新聞、社會民生報道、便民查詢等服務。

      韶關新聞網公眾號   簡介:關注我,了解韶關第一資訊。

      韶關日報公眾號   簡介:宣傳韶關、公益服務,韶關日報微報紙。

      韶關新聞網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10-2023 SGXW.CN All Rights Reserved

      青青国产一区日本在线_97国产一区久久_国产精品久久亚洲不卡动漫_亚洲系列一区A久久